主页 | 评论 | 余英时特约评论 香港老百姓要提高警觉了(余英时) 中国共产党要准备行政区划改革,把现有的省增加、扩大,计划变成大概50省

现在宣布的只有49省,理由很简单,第50省没有说出来,那第50省就是台湾

2011-03-2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317-yyse1.mp3 第二个就是说要把香港跟珠海地区合并为一个单位,所以在这50省之中,有三个叫“都”的,一个是北京都;第二个是上海都;第三个就是香港都

如果照这个计划的话,香港就不再是独立的单位了,跟广东省的一部分珠海市合二为一了

所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因为这个变化要按照它现在已经颁布的,行政区划改革今年就要开动,改革方案准备在两年内完成

如果两年内完成,台湾是不是拿得回来,不知道了

但无论如何香港就会有最基本的变化,那现在的《基本法》种种,50年不变的承诺,都没有了

因为它现在划区,重新划过了,就不是原来的香港了

二十几省变成50省,扩大了一倍

比如说现有的山东,变成四个省了,剩下的山东省就很小了

四川也是一样,跟湖北和其它地方都拆开,重新配合,才有了四川省,这个四川省,那就小得多了

现在重庆变成三峡市,沿着长江而下,就叫三峡省,那就变成另外一个东西了

还有淮河省,又变成跟河南联在一起了

河南、山东、安徽、江苏,每一个省,稍微大一点的,都拆成三、四个,至少两个或者还要多

这个复杂情况,它也没有宣布内容,我们不敢一一说明是为什么

可是很明显的,它是要控制,怕的是大省将来会闹独立,是中国老的一种方案,从这里要讲起什么叫做“省”

中国的省事实上不是一个地方行政单位,中国从前秦始皇开始就是郡、县;到后来唐朝还是用郡、县,加上州、府这些名称

宋以后基本上是有四个名称,最大的是路,然后底下属于州、府、县,不是四级,但是差不多是两级到三级这个样子

但是在元朝统一中国以后,它为了控制中国才设立省

这个省不是地方官,而是中书省

中书省也叫行中书省,所以我们现在省的制度,清朝以前叫行省制度

行省制度是什么

就是中央宰相府是中书省,中书省要控制地方,就设立了11个,把中国重新划分,划成11个省

11个省就派元朝人自己征服者到每个地方去直接控制,有些州、县就直接属于省了,不属于原来的路了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元朝人统治就非常厉害

同时它也把原来的州、府、县的自然地理重新划分,它怕反抗

另外一方面,有些地区它又把它划成不同的省份,让它不能控制

比如说江苏省的徐州是很重要的军事地方,如果要把它划成江苏省,那江苏省的力量就增大了;但是江苏省的徐州,旁边又是安徽、又是河南,徐州只有一个城,外面就控制不住,所以这样子如果江苏省想闹独立,也闹不成

这就是元朝人的一种办法,把自然地理割碎,你不能控制,当然,当时注重的主要是军事控制

但是今天共产党采取这个方式不只是军事控制,也是政治控制,也是社会控制

把大省搞成小省,你就没有办法地方势力扩大,中央可以控制

第二个是经济力量也不会集中在某一个地区,反之,中央控制不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复杂,把一省划成四、五省的东西放在一块儿,这样,这些人之间也没有感情、也没有关系,也不容易造成一个共同势力,就失去共同目标,在短期内你是没有办法形成一种同乡观念的,就这样把你同乡的观念这些东西都给你拆散了

这个设计是根据过去元朝这个制度转过来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先懂得这一点,才能了解共产党的作用的可怕

香港,本来邓小平答应是50年不变,后来又有香港的《基本法》;《基本法》就等于是一个小宪法,保障它的相对的独立性,虽然不是绝对独立,但是它基本上是独立的,所以共产党的统治不能直接就过来的

可是现在这个划分是非常微妙的,它要把广东省的珠江市跟香港合并,这一合并,内外的界限首先就打破了

这一点它完全不提,而且说明了要在两年内完成,就算是两年内不能完成,恐怕也要在三、四年或五年内要把它完成,远远在这个所谓50年之前,香港是1997年回归中共的,97年到今天才14年,15年都还不到,20年之内香港交还以后,就变成中国的一部分的话,完全把所谓50年的承诺打破了

那时候香港也不可能有自己的选举,也不可能有多党制,也不可能一人一票;现在还没有直选,现在还是受控制的

所以那些答应让香港人直选也是骗局,也是一个谎言,将来一定会取消的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不过这个计划是不是就这样定下来一定要做,我们现在还不敢说,要看它行动

不过照它现在传出来的,是中国的民政部区划地名司的司长戴军良在香港接受媒体采访公开承认的东西,这不可能是别人造谣,这是共产党把自己真的面目又透露给另外一个方面了

所以我们一直认为共产党它不是中国的,非中国的

是中国,它不会一方面接受马列主义,一方面接受元朝跟清朝人统治中国的方式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尤其是香港老百姓要提高警觉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相关报道 著作被禁 因一次讲话

(余英时) 谈香港公民运动(余英时)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面临危机(余英时) 香港出版商姚文田被捕 当局收紧言论出版自由(余英时) 我看中国的对朝政策(余英时) 从北京的空气污染严重程度谈起(余英时) 十八大的重要意义(余英时) 反日游行暴力的反思(余英时) 当今中国党天下(余英时) 中共十八大面临种种困难(余英时)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