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 煤矿安全生产:人的问题远大过技术问题 (韩东方) 2005-07-2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继去年11月28日陕西铜川陈家山煤矿瓦斯爆炸造成166名矿工遇难之后,7月19日,陕西铜川再次发生煤矿瓦斯爆炸,造成的26人死亡

去年11月28日发生爆炸的陈家山煤矿属国有矿,之所以造成166人死亡是因为矿长为了超产,在井下着火已经一个星期的情况下以下岗解雇威胁强迫矿工下井所至

而7月19日造成26名矿工遇难的爆炸,据知情者对我说,出事的煤矿属低瓦斯矿,归铜川市印台区金锁关镇政府所有,但却在多年前承包给了当地劳改煤矿一名退休干部,镇政府只是坐收所谓管理费

低瓦斯矿发生瓦斯爆炸,而且居然造成26人死亡,我们有理由质疑,金锁关镇政府在坐收管理费的同时,并没有对煤矿的安全生产进行有效管理

说一千道一万,科技发展到今天,煤矿安全生产问题中人的问题远远大过技术问题

而从铜川市政府处理去年11月28日造成166人遇难的陈家山事故的手法,以及处理今年7月19日造成26人遇难的金锁关五矿事故的手法来看,其实,铜川市政府是没有把遇难的煤矿工人以及他们的家属当人看的! 在7月19日造成26名矿工遇难的事故发生后,铜川市政府重演去年11月28日陈家山煤矿爆炸后对待遇难矿工家属的手法

铜川市印台区总工会董主席便在电话里向我证实,出事第二天,铜川市政府便安排市政府各个部门分别组成工作组,每个组负责一户家属做思想工作,用董主席的话说,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家属情绪激动维护稳定

而就在事故发生后不到24小时董主席便向我表示,已经有家属接受了每人20万元的赔偿标准,并明确表示这个标准市政府的决定,并非家属参与协商谈判的结果

在谈话里我曾经问印台区总工会董主席:工会是否会把家属召集在一起共同商量赔偿要求,并按照工会法的规定,代表家属与政府和矿方就赔偿标准进行谈判

董主席的回答非常肯定,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会影响稳定

也就是说,为了所谓稳定,政府官员们可以不顾刚刚失去亲人的家属们的感受,动用政府的公共资源,对既需要安慰和温暖又需要法律和权利咨询的家属们进行隔离,以这种不道德甚至不人道的手段迫使家属们在悲痛欲绝六神无主的情况下,糊里糊涂的接受政府和老板单方面确定的赔偿标准

为了所谓稳定,本来应该代表遇难工人和家属尽量争取最大利益的工会组织却明确表示,绝不会组织家属商讨赔偿策略,更不会依据法律代表家属争取更高赔偿

为了所谓稳定,政府更可以赶走前来采访的记者

一名家住离金锁关五矿不到一里地的居民告诉我,他亲眼见到有前来采访家属的记者被警察赶走了

对痛苦和绝望中的遇难矿工家属实施隔离,让他们在最需要法律协助和互相支持的关头陷于孤立无助;再以所谓政府政策的名义误导甚至威逼家属,让他们错以为自己只有接受政府的赔偿标准这一条路;赶走记者不让外界了解情况

上述这三部曲几乎已经成了当前各地政府处理煤矿事故善后工作的固定模式了

而且,都是以维护稳定为名

更让人气愤的是,在这三部曲里,工会完全站在政府一边,扮演协助维护稳定的角色

在此,对那些与煤矿安全有关的人员,无论是政府的官员还是工会的人员,我有两个问题想提出来

一是,如果政府官员们能把事故发生后维护所谓稳定的一半精力花在平时的安全生产管理上的话,发生事故的机会便会降低最少百分之五十

二是,如果各地工会也能够把花在协助政府作事故后稳定工作的精力的一半放在平时的煤矿安全生产监督上来,按照工会法在企业内有效的组织工会,并按照国家安全生产法的规定履行工会在安全生产监督方面的职责的话,发生事故的机会又能减少最少百分之五十

按官方的的统计数字,中国去年全国煤炭行业共死亡6000多人,也就是说,如果政府和工会要能在平时的安全生产管理和监督上各司其职,每年死于煤矿事故的工人便最少可以减少一半,也就是每年少死3000人

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官方工会的人员,首先都是人,之后才是官员才是工会人员,因此,这些官员和工会人为什么就不能以人的身份经常想一想,每年3000条生命的代价以及这背后巨大的家庭痛苦呢

稳定啊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手中有权的人们,什么时候才能学会 把无权者当人看呢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韩东方) © 2005 Radio Free Asia 更多韩东方的评论 历史伤口未平,新的创伤不断,但沉默不再 --- 写在“六四”16周年 (韩东方) 整顿关闭小煤矿对付矿难:效果让人质疑 (韩东方) 建筑领域拖欠工资问题真的“已经基本解决”了吗

(韩东方) 煤矿安全监管仅是"党的事业"吗

(韩东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