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 从“喝大战”到“核大战” (刘晓竹) 2005-07-2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最近,解放军的朱成虎将军在香港谈起与美国打核大战的前景,声称“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而“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两百多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此话一出,引起西方舆论大哗,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发笑

不是说核大战好玩,但问题是共产党官员有这个胆子吗

我认为奋斗牺牲的共产党有这个胆量,不过那是老一代的共产党,是“小米加步枪”打天下的共产党

今天的共产党是“美酒加香肠”,天天“喝大战”,喝得软绵绵的,浑身上下找不出一根敢打“核”大战的骨头

所以我说,今天的共产党没有这个胆量

那么为什么还要叫嚣核大战呢

我的判断是酒喝多了,一来是酒后胡言,二来是酒后真话,也就是说,借着酒精的威力讲出了平常不敢讲的话

不过旁观者看,这不过是酒后的狂想曲

为什么说是狂想曲

因为你没有这个胆子,不管你心气有多高

阿Q酒后说“我举起钢鞭将你打”,也是一种酒后吐真言,很是过瘾,但真的见到举人来了,吓得酒醒三分,话也不敢说了

美国人搞不懂,其实这是共产党官员当官当出来的一种毛病:说大话说习惯了,因为这东西可以上瘾,只是自己不觉得而已

中宣部说大话每每让共产党的官员自我陶醉,到处莺歌燕舞,外人看了觉得很难理解,大概是因为没有上瘾

不过今非昔比,共产党过去说大话大多是一种理想的陶醉,比如“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大跃进的时候报纸上天天报道亩产万斤田,尽管饿死了几千万人,还是很过瘾,革命理想高于天

今天共产党官员“理财”还差不多,哪里来的“理想”

所以今天官员说大话,大多是酒精的陶醉,然而,不管是理想陶醉还是酒精陶醉,都是玩笑,不能当真

共产党大多是关起门来过瘾,叫做开“国内玩笑”

这一次朱成虎将军忘了自己是在香港,面对着全世界,大放厥词,所以开了一个“国际玩笑”

开国内玩笑没有关系,反正电台电视台都是共产党开的,开国际玩笑恐怕总要有一点后果

我认为美国人可以给共产党一点醒酒的药

美国人可以说:既然如此,那么两岸纷争,美国不介入了,你们中国人要打还是要和,请自便吧

那将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我想,台湾马上会发展核武器

事实上,要不是美国在这里镇着、压着,台湾早就有原子弹了

接下来怎么玩呢

你往台北扔一个原子弹,台湾再向北京上海赠还两个

共产党有这个胆子吗

我认为共产党没有这个胆子

这就是共产党的毛病,吃你的,喝你的,不但不给钱,还要再讹你一笔

共产党吃定了美国人,也吃定了中国的老百姓

当然,这是惯出来的毛病

美国人吃共产党这一套,是因为美国人认为共产党领导人还是负责任的,不至于酒后驾车;老百姓吃共产党这一套,是因为老百姓认为共产党领导人在发酒疯,不可理喻

我认为,共产党的确应该戒酒了,“我举起钢鞭将你打”没有用,即使是真话也没用,因为你没有那个胆子

至于朱将军说放弃西安以东的城市跟美国打核大战,我看不如放弃西安以东的城市,让它们统统民主化

共产党官员还可以再上井冈山,到那里去“保先”,也未尝不可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 2005 Radio Free Asia 更多刘晓竹的评论 鞋帽之邦的摩顶放踵者 (刘晓竹) 否卦中国 (刘晓竹) 少年中国与老年共产党 (刘晓竹) 愚公国的故事 (刘晓竹) 从“鸟笼”保守到“乌笼”保守 (刘晓竹) 换药不换汤的老锅 (刘晓竹) 为共产党腐败说句公道话 (刘晓竹) 建议共产党先改“格”,后改革(刘晓竹) 汇率改革与中美关系(刘晓竹) 胡锦涛左脚立足、右脚前进 (刘晓竹) 两种制度 两种领袖 (刘晓竹) 走出两岸关系“进步-退步-翻脸-僵局”的怪圈 (刘晓竹) 连战登陆:以“民族”带动“民主” (刘晓竹) 中日纠纷与福尔摩斯推论 (刘晓竹) 共产党与梵蒂冈 (刘晓竹) 沼气革命

还是资产阶级革命

(刘晓竹) 和谐不是扯烂污(刘晓竹) 人权大业 寄希望于中国的“小皇帝”(刘晓竹) 天下大势 有分有合 (刘晓竹) 打老婆的政府(刘晓竹) 中国出了个穷折腾(刘晓竹) 极端民族主义是一劫 (刘晓竹) 共产党可以从“腐化”到“孵化” (刘晓竹) 春节感言:中国需要一场资产阶级革命 (刘晓竹) 赵紫阳与这个时代的悲剧(刘晓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郁痱罡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