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 坚守良知 (唐柏桥) 2005-07-2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从八九民运以来,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其中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全民道德水准的滑落

几天前一位刚从国内探亲回来的朋友感叹地说,北京上海的高楼是多了不少,可是,整个社会尤其是官场的腐烂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人人为己,毫无社会公德意识和责任感,整个政府从上到下几乎是无官不贪,而且完全公开化,不想贪污腐化的官员迟早会被踢出官场

他相信,这样一个道德沦丧腐败横行的社会,高楼再多,也会在一夜之间垮掉

对此我深有感触,我完全同意这位朋友的观点,我们的国家现在出现的最大问题乃是专制政体加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统治下的国民为求生存和发展,被迫每天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使中国社会在道德上全面堕落

因此,我们现在最应该关切的是,如何使自己和周围的人乃至全社会民众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并身体力行,努力提高自身道德素养和社会责任意识,尽快结束导致中国社会全面腐化的中共极权,促成中国早日走向民主化

身为八九民运参与者,这些年来,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当年的理想和追求

我们当年勇敢地走上街头,就是为了表达我们的追求民主和自由的信念

这场运动虽然遭到了镇压,他们消灭得了我们的肉体,但消灭不了我们的精神

八九民运精神的精华就是为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理想主义情怀

当时正是我们的这种理想主义精神感动了全世界每一个角落的善良之士

值得庆幸的是,十六年来,许许多多参与过八九民运的海内外朋友,还在继续中国的民主化事业默默耕耘

杨建利、张健、王有才、刘贤斌、欧阳懿、许万平、刘晓波、江棋生、胡佳、赵?、张林、杨天水、赵常青、李海、冷万宝、沈良庆、齐志勇、余志坚、鲁德成、喻东岳、何朝晖、张善光、李旺阳、马晓明、封从德、周锋锁、熊焱、严家祺、郑义、陈奎德、张伟国、盛雪、费良勇、杨逢时、黄慈萍、邢峥、王龙蒙、蒋品超、秦晋、潘晴、蔡耀昌、谢中之、唐元隽、张晓军等一大批从“六四”血泊中走过来的理想主义者的名字和形象时常出现在我眼前

我尤其欣赏八九民运时的天安门广场纠察队总队长、曾身中三枪的张健在最近的一次演说中所发表的一种观点:“朋友们,咱不能全投降了!”我相信,由于还有许多八九民运的朋友仍然保持理想主义精神,我们这场民主运动还会迎来一个更大的高潮

可是,我们也很遗憾地看到,随着岁月的流逝,一些曾参与八九民运的朋友已经淡忘了当年的理想追求,变得越来越现实和自我

他们现在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已经不再是我们所从事的事业本身,而是掺杂了很多其他个人因素,有的甚至退化为完全从个人利益出发,一步一步地逐渐背离自己当年坚持正义与良知、追求民主与自由的崇高理想

有些当年曾慷慨激昂的民主斗士如今变得越来越温和,似乎“温和”成了民主运动中的一种时尚-----问题是,当这些人变得越来越温和时,中共却变得越来越猖狂:当这些民主人士连要求中共停止迫害异议人士和信仰人士都觉得不那么理直气壮的时候,中共高级军官却已敢于公开发表要将世界人口中的多数用核武器消灭的疯狂言论;一些颇有影响的民主人权人士居然公开承认,因为害怕中国政府不高兴或得罪一些不明真相的民众,而不敢与正在遭受最严重人权迫害的法轮功朋友接触和支持他们的反迫害反暴政活动,有些打着民主人权旗号的组织还明确规定不发有关法轮功的信息;有些长期打着促进中国民主化旗号得到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大量民主基金的组织的负责人居然否认自己是民主运动人士,个别人还公然宣称,海外民运可以忽略不计,国内民运人士不会有任何前途,不要与他们接触;还有一些自认为是反对派领袖的朋友居然开始公开发表观点要走所谓体制内路线,争取进入体制内改造现有机构

有人为这些人辩护说,现在国际潮流是与中共接触和对话,我们也应该相应调整策略

问题是,我们的角色不同,我们是反对专制追求民主的反对派人士,我们不能同时打两个招牌,做两件互相矛盾的事情;现在象我们这样的反对派在中国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过去也曾有中国政府官员曾主动与我接触,向我表示“善意”,希望帮助我回国,同时暗示我能否尽量少从事民运活动

我的答复是,除非“六四”问题得到解决,所有象我过去一样的政治犯得以释放,中国政府公开宣示将逐渐实现民主政体,否则,我决不会停止从事民运活动

这不仅是出于一种理想追求,也是为了维护自己做人的人格尊严

对方无法对我的话进行任何反驳,只能频频点头

后来,这位外交官曾在离任时通过间接渠道向我表示,他敬佩我的为人与风骨,看不起那些为绳头小利就出卖理想的人

更何况,现在国内民众对政府的不满和要求人权民主的呼声越来越高,前中共居澳大利亚外交官陈用林及前国安及公安部官员郝凤军及韩广生等不久前公然背弃中共的举动已经明示我们,中共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这才是天下大势

可是,我们的一些朋友因为丧失了信心和耐心,竟然无视这些活生生的事实,反其道行之,想法设法进入所谓体制内

他们不再朝着理想前行,而是一切都从自身利益出发

看到这种情况,令人感到痛心

最近在台湾的百年老店国民党举行史上首次主席普选,结果信奉“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从不出卖原则和玩弄权术的马英九以出人意料的高票当选,令人振奋和发人深省

坚守良知不仅是实现我们的理想的基本条件,也是我们做人的本份

我们不应该在困难面前退缩

国内仁人志士比我们面临的环境要恶劣得多,可他们还在坚持,我们没有理由轻言放弃

否则,当人们开始对我们是否仍有理想和良知产生怀疑的时候,我们的事业也就走到了尽头

我理解多数国人向残酷的现实低头的无奈,但是,身为八九民运的参与者与六四屠杀的见证人,追求事业上的成功不应该成为我们人生的全部内容,我们还必须始终不忘八九民运的理想主义精神,做一个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人

简而言之,始终坚持做正确的事,不计个人得失

这才是八九民运参与者的英雄本色

我们既然已经走了这么远,将我们的整个青春岁月投入到了这场充满理想的民主事业中,我们没有理由在历史最紧要的关头,在越来越多的民众勇敢地站出来反抗极权暴政的时候,在民众最需要我们坚定的支持的时候,在黎明即将到来之前自我放弃

这不仅是对自己的背弃,对当年与我们一切参与八九民运的战友的背弃,也是对曾经支持我们的千千万万的民众的背叛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唐柏桥) © 2005 Radio Free Asia 更多唐柏桥的评论 连宋行给中共出的难题 (唐柏桥) 归来兮,喻东岳! (唐柏桥) 勿忘“六四”,告别中共(唐柏桥) 开展一场全民求责运动 (唐柏桥) 保障农民的政治权利 (唐柏桥) 中国非暴力抗争的先行者----徐勤先 (唐柏桥) 公民维权运动的回顾与展望 (唐柏桥) 反腐何罪之有 (唐柏桥) 北京冤民联合国前绝食抗议 (唐柏桥)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