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张威廉:文革的灾难性影响远超想象 2016-05-3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张威廉在德国力图通过看心理医生,练习瑜伽、舞蹈,驱除文革留下的噩梦,可都难以彻底治愈(天溢提供) 五十年前的六月一号,文化大革命正式席卷动过大地

张威廉认为,它至今压迫、影响着着她的亲属,甚至德国亲友中的每一个人

文革灾难性的影响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五号,北京大学聂元梓贴出第一张大字报,六月一号,人民日报发表了这篇大字报,同时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正式全面地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大幕

这场文化大革命影响了当时中国的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

五十年后,很多当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已经生活在德国和欧洲,有的已经生活了二三十年

究竟在德国的中国人如何看待这场文化大革命,这场文化大革命对他们有哪些影响

本周,记者采访了居住在德国汉诺威附近乡下的张威廉女士

九十年代初期创办了东西桥中国贸易有限公司的张威廉女士,原名张喜兰,来自中国杭州,现在事业有成、生活稳定,可是谈到五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还是非常动感情

对此,她说,“在文革后刚刚上小学的我,身为黑五类的子女无法抬头

学校的同学与老师到我家窗外张贴抄写批判父亲的大字报,我只好躲在窗后哭泣

我亲眼目睹父亲坐在寒冷的地上,和跪在雪地里被逼向毛泽东像请罪,想起来我就抽心刺骨的疼痛

当时想参加红卫兵,上台读了五次申请都不成

这使我不敢见人,一直躲在家里

后来多亏有幸遇见了一位英语老师,我自学了英语,一九七九我到杭州手表厂当工人,在轻工部在选拔外语人才的考试中,成绩优秀而进入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

” 关于文革的影响,张威廉女士说,“虽然在八十年代后我在事业上发展很顺利,并且在八九年到了德国,但是文革所经历的侮辱及那种生活一直还在记忆的深处

出身不好在我内心中留下了一个永远也摆脱不掉的耻辱感,压迫着我

到今天我还是经常做噩梦,梦到父亲坐在寒冷的地上,常常无故地、非常伤感地流泪

我与一个传统的德国家庭,与公公、婆婆及家族的庞大亲戚网相处,他们都对我很好,可无法理解我的情绪的来由,德国的心理医生也无法治我的病,因为他们不知到病因,不能够想象我成长的背景

” 为此,张威廉女士说,她深切地感受到,文革灾难性的影响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

“以我个人为例,五十年前的文革留下的是永远难以治愈的深层的创伤,它是一个噩梦,通过我们延伸向地球每一个角落,延伸向后代,我真的希望能够有一个驱魔术!” (特约记者:天溢) 相关报道 又到“九一三”(徐友渔) 鸦雀无声雁有声---读《刘宾雁自传》(余杰) 邓小平的后代是红二代里的孤家寡人(高新) 专访金钟先生:习近平巩固独裁肯定“文革”——评中国教育部新历史教科书送审本(二) -RFA张敏 专访宋永毅教授:集体领导,还是个人独裁 ——评中国教育部新历史教科书送审本(二) RFA张敏 西藏的文化大革命没有清理过:由一次访谈继续思考文革在西藏(6)(唯色) 习近平为罪恶张目的盘算(刘青) 【观点】白先勇访谈: 台湾应谨记“文革”教训 中华民族需要一场文艺复兴 王震的少将秘书说服习近平“为毛主席恢复名誉”(高新) 旧金山侨团捐文物给加大伯克利分校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