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 向东南亚和西伯利亚进军 2002-12-3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1998年夏,整个长江流域遭受了一次接一次滔天洪水的蹂躏,形势之险峻,史所罕见

灾难从何而来

--- 难得有共识的官民双方这次得出了共同结论 --- 主要是人为因素:长江中上游森林受到严重破坏

在举国声讨中,四川省长宣布无条件停止川西森林采伐

国家林业局也宣布全面停止长江黄河流域天然林采伐

看上去总算是痛下决心,但事情的真相是:能砍的早都砍光了

乱砍滥伐,“吃祖宗饭,造子孙孽”始终是中国林业的“特色”

早在二十年前,当时的国家林业总局局长就发出警讯:如果乱砍滥伐的现象继续下去,到本世纪末,中国森林就会被砍光

十年前,又有林业部高级官员警告:“如果形象地描绘我国森林资源消长态势,那就是:它正沿着一个抛物线轨迹的后半段沉重下跌

简洁地说,加速恶化

” 八十年代末,一位经济学家曾怀着极大的紧迫感写道:“用形象的语言说,就是在我们这个本来树木就不多的国家里,学校每上一堂课的时间:有4,000亩森林被毁;每吃一顿饭的工夫:有2,000亩森林被砍伐一空;甚至,每眨一下眼睛:有12亩林木从我们的土地上消失 ……” 前几年,还有人死乞白赖地说这是心怀恶意,唱衰中国,现在都不吱声了

―---―拿不出 任何有效的挽救措施,中国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祖传下来的森林被砍尽伐绝! 1993年,中国林业部长徐有芳指出:经数十年乱砍滥伐,中国大陆的成材几乎完全砍伐殆尽

中国目前只有一条路可走,即提高对未成材的加工能力

其实,中国已经悄悄地开始走另一条路:砍出国境去

在云南与缅甸交界处,在怒江和恩梅开江之间,有一个属于中国的小镇―---―片马

随着中国森林铁路陆续退役,默默无闻的边城片马开始崛起,一跃而成为中国进军东南亚森林的前哨

1988年,位于中缅边境的整个德宏州有13座小木材厂,现在已经剧增到200多家

1997年,中国伐木工人深入缅甸35英里,目前已经越过国境线六十英里之外

数年之内,以片马为基地的木材商已经伐光了数百平方英里的缅甸森林

锯末像花粉一样在片马上空飘荡,空气里弥漫着浓厚的木材味儿

马达轰鸣,卡车不断把木材从缅甸运到片马,再从片马运进中国

人们开玩笑似地说:片马最高的建筑是50英尺高的木材垛

在华盛顿研究东南亚森林的专家塔尔波特(Kirk Talbot)说,缅甸拥有东南亚大陆一半 森林真是个国际悲剧:缅甸军政府和中国难以填满的胃口将造成灾难

―---―然而,从中 国的角度看,来自缅甸的木材仅占中国进口总量的10%,而从俄罗斯进口的木材已达中国进口总量的40%以上

当然还是缅甸的木材好,俄罗斯木材大多是速生树种,缅甸的是来自热带雨林的硬木,有些树已经长了几百年

国际木材贸易组织统计家斯蒂文・约翰逊(Steven Johnson)估计,尽管中国目前的木材 进口在世界市场上还是很小一部分,但在几年之内,中国将超过美国、日本和欧盟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木材进口国

――那幺,中国会伐光东南亚和西伯利亚吗

(当然,我们担忧的不仅仅是木材,而是陆地上最核心的生态调节系统―---―森林

) ――如果没有奇迹及时发生,我们或我们的儿辈恐怕会面临这种悲惨局面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郑义)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